玉米合约、小麦合约连续下跌,而生猪家禽板块连续三个月上涨!

 

东方财富(21.800,-0.45,-2.02%)CHOICE终端显示,截至北京时间7月30日凌晨2点20分集合竞价收盘,芝加哥交易所挂牌当月连续玉米合约(代码:ZC00Y)美国商交所录得连续三个月下跌,从5月份800点附近的高点跌至目前550点附近,跌幅达31.25%。 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上市的另一小麦合约(代码:ZW00Y)连续两个月录得下跌,从6月高点1200点左右回落至目前800点,跌幅达33.33%。

小麦和玉米是饲料的主要原料,上述粮食期货价格下跌,表明市场对其未来价格走势看空,有利于国内养殖企业降低采购成本、提高经营效率。 有观察机构也表示,上述粮食预计将进一步下跌,国内养殖业有望迎来更长的“幸福时光”。

随着饲料原料价格回落,养殖业相关行业出现一定程度的复苏。 其中,鸡肉板块(代码:BK0634)连续三个月上涨,从5月份1200点的低点上涨到7月份1600点的高点,累计涨幅达33.33%。 猪肉板块(代码:BK0503)也连续三个月上涨,从5月的低点2800点上涨至7月的高点3700点,累计涨幅达32.14%。

4个月生猪价格上涨80%以上,新成立生猪养殖企业3500多家。

据央视财经报道,2022年3月,生猪价格最低约为12.5元/公斤,随后开始反弹。 截至2022年7月,生猪价格最高达到22.5元/公斤,涨幅约80%。

2022年4月以来,猪肉价格开始上涨,也带动了养猪户的积极性。 2022年4月至7月,将新增生猪养殖相关企业3500多家,新注册企业月均增速将达到46.3%。

“二师兄”从两年前的叱咤风云到现在跌落神坛

2020年,几乎所有上市生猪公司都赚得盆满钵满。 牧原净利润275亿元,几乎占营收的一半。 天邦和奥农的净利润增长都增长了十多倍甚至几十倍。 次。

2021年,不少企业在饲料业务上会有少量盈利,但头部养猪企业基本都是亏损的。 四大养猪企业分别是正邦、温氏、新希望(15.750,-0.15,-0.94%)、六和、天邦,合计亏损463亿元,占17家亏损企业总数的82%。 正邦以亏损188亿元夺得“亏损王”称号。

2022年上半年,即便是2021年唯一盈利的猪草“牧原”也无一例外地出现亏损。 2.14%)、罗牛山(6.630,-0.09,-1.34%)、东瑞股份(41.310,0.61,1.50%)、新五丰(9.290,0.19,2.09%)、巨星农牧(33.000,0.42,1.29%) 、神农集团(26.030,-0.17,-0.65%)等8家养猪企业上半年累计预亏超140亿元。

应该遵循猪循环还是消除循环?

猪价经历了过山车之后,现在人们又把养猪业的困境归咎于猪周期,并感叹“猪周期什么时候结束?”

近年来非洲猪瘟、疫情等因素叠加,让“猪周期”变得更加复杂。 事实上,非洲猪瘟对行业的巨大影响一度被人们寄予了期待:倒逼中小养猪户向规模化养殖转型,从而弱化行业的周期性特征,从而提高整个行业的抗风险能力,最终让生猪周期减弱甚至消失。

然而规模化养殖并没有立即缓解生猪养殖风险。 不断扩大养殖规模对企业自身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行业内甚至存在一种现象:规模快速扩张后,整体养殖指标反而会下降。

对于难以捉摸的“养猪周期”,大型养猪企业的专业研究人员也在做出各种研究判断。

新希望相关人士认为,这主要是由于供需结构的变化。 根据当前内外部环境的变化趋势,新希望在保证养殖成本和效益逐步提高的同时,将稳步适度增加种苗投入和屠宰规模,但不会特别激进地增加。 “如果盲目大幅扩产,内部能力跟不上,也不一定能带来好的结果。”

牧原股份董事会秘书兼首席战略官秦军认为,“生猪周期本质上是受供需关系影响,其背后的本质是生猪利润率的变化”。预期收益驱动生产者的经济行为是正常现象,我们都应该尊重。” 循环,尊重市场。” 从业者应理性应对生猪周期,提前做好准备:在猪价高位、盈利时深挖产业升级,将红利转化为自身能力; 这种效率的提高确保了供应。

天邦食品(7.450,-0.04,-0.53%)创始人、董事长张邦辉认为,随着规模化养猪规模不断扩大,生猪周期将越来越长。 “当70%-80%的家猪由规模化企业提供时,猪价就会稳定,不会再出现生猪周期。”

我国探索实施生猪产能分级调控稳定生猪生产

生猪周期问题早已引起全国关注。 针对最新一轮“生猪周期”,农业农村部会同有关部门探讨完善生猪养殖市场保护机制问题。 希望通过生猪产能调控的实施,为生猪生产恢复稳定提供支撑。

农业农村部表示,要加强监测预警指导,结合定点监测数据,研判生猪价格走势,多渠道及时发布预警信息,引导农民合理安排生产节奏。 事实上,自去年6月生猪养殖遭受损失以来,农业农村部就已发出预警信息,倡导产能过剩地区采取“三一”措施,即“淘汰一头低产母猪”。十头母猪”和“淘汰一窝仔猪”。 多淘汰一头弱仔猪”、“育肥猪提前十天出栏”,引导养殖户加快生产结构调整,有序安排育肥猪出栏,减少养殖损失。

此外,我国也在探索生猪产能调控。 通过印发《意见》、《方案》等形式,明确了全国和各省的正常能繁母猪数、最低数和规模化养猪场数,并实行分级管理。各个地区。 落实监管责任,建立不同层次的产能调控基地,稳定生猪生产发展。 据悉,我国已建立并公布了1.2万个国家级和省级生猪产能控制基地,这些基地的生猪出栏量占全国总量的1/3。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