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他龟类相比,短吻鳄龟极其凶猛且具有侵略性。 农民说,它一口就能咬掉人的手指。 但其壳可入药,肉可食用。 肉质细嫩,味道鲜美,营养价值很高。 是一种珍稀的顶级乌龟。

鳄鱼龟人工养殖是信阳市息县张桃乡大陈庄村近两年发展起来的特色产业,产品远销广东。 村支书王少军是一位90后年轻人。 为了帮助推广鳄鱼龟养殖户,他变身“美食网红”,发布视频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与鳄鱼龟养殖、“订单式”蔬菜种植合作,27岁的王少军用年轻人的方式,为村民脱贫致富探索更多出路。

行业推广新方式,网络直播来帮忙

一条小河环绕着鳄鱼龟养殖温室,流经村庄,河边柳树垂挂。

鳄龟养殖温室门口有一个呼呼作响的氧气泵。 棚子里面很黑。 里面有20个池塘,每个池塘里养着200多只鳄龟。

王少军再次来到养殖户参观养殖情况。 此前,他通过网络直播帮他们宣传鳄鱼龟,变身“吃货明星”。

养殖鳄鱼龟的夫妇在杭州学习了鳄鱼龟养殖技术。 2018年底,他们回到村里开辟自己的土地,开始了鳄鱼龟养殖业务。

阳泉新闻网鳄鱼龟养殖_鳄鱼龟养殖技术_网易新闻张谦养殖鳄鱼龟/

鳄龟以体质健壮、多肉而闻名,产肉率达85%至89%,居龟类之首,是普通龟的两倍。

如今,两人饲养了约5000只鳄鱼龟,每只可卖到三四百元。 从刚孵化的小海龟到体重20公斤只需要一年的时间。 这些甲鱼大部分销往广东。

这背后,农民付出了无数的努力。 鳄龟最适合在28至31°C的温度下生长。 如果温度低于10°C,它们就会冬眠,不吃不喝就不会生长。 因此,要保证鳄龟饲养环境的温度,每两三天换一次水。

最困难的时期是去年疫情期间。 鳄龟可以吃东西,一个月可以长出一磅多肉。 如果饲料不足,鳄鱼龟饿了,就会在池塘里互相残杀。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村里的道路都封闭了,饲料也进不来。“那段时间,他们(鳄鱼龟养殖户)很困难,因为饲料不够。” 他们可能一天只吃一顿饭。 有些乌龟还没有吃饱。 有些乌龟腿被咬掉了。”

那时,王少军开始思考电子商务。 网络视频中,王少军与农民们一起,在镜头下变身美食博主,与网友分享鳄鱼龟的美味。 “疫情过后,大概是2020年5月,一批鳄龟被卖掉了,之后事情就放缓了。”

原本是银行白领,回到基层农村工作。

王少军,1994年出生,2016年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农林经济与管理专业。 毕业后,他应聘到交通银行信阳分行担任客户经理。

工作才半年,他就觉得银行工作不是自己喜欢的,实际工作情况也与自己想象的相差甚远。 “我毕业于农业大学,热爱农村、热爱农业,机缘巧合考上了公务员,后来又被县委组织部选派到基层担任村书记。 ”

那是2019年6月,我第一次来到贫困村大陈庄。 大陈庄村建档立卡贫困户45户,113人。 村里只有两名村干部,一名年近50岁,一名年近60岁,两人都不会使用电脑。 脱贫攻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他深感使命的艰巨和伟大。

“刚到村子的时候,真的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心里挺紧张的。” 回想起第一次来这里,王少军还是有些傻眼。 “基本上,我做了所有的工作,包括信息官的工作。”

完善村委会队伍刻不容缓。 “如果没有全部人手,很多工作就只能自己做。琐碎的内部工作会浪费很多时间,让自己纠结,外围的工作我们也完成不了。但那个时候,基本上, “没有人愿意过来。村民们觉得这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又怕得罪人,所以大部分会操作电脑的年轻人都出去了。” 王少军起草了一份招聘启事,每天转发到村民微信群,但收效甚微。

后来,真正发现村干部的关键点是在疫情防控阶段。 一些年轻的党员回来了。 疫情防控过程中,工作艰苦、条件恶劣。 寒冷的冬天,他们必须坚守在检查站,24小时轮班工作。 晚上下雪了,但仍然有人真正愿意为村民服务,这让他很感动。 ,同时还有一位退伍军人也愿意选择留在村里。

紧接着,通过原村干部的推荐,村委会班子逐渐组建起来,村医也被任命。

短短两年贫困村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这样,原本贫困的村庄在这个90后年轻人的带领下开始蓬勃发展。

首先,必须打破村民之间的坚冰。 大陈庄村是一个典型的上访村。 “最初几十年积累的矛盾很多,请愿的也不少。”

为此,王少军挨家挨户走访,为了尽快熟悉村情,他带领村干部三天三夜不分昼夜地走访了45户贫困户113人,在顶着烈日,在笔记本上记下细节。 了解每户情况,了解每户是否达到“两无忧”、“三保障”标准(“两无忧”是指吃穿不愁,“三保障”是义务教育、基本教育医疗保健、安全可靠的住房)和安全饮用水。 案件。 至2019年12月,村里的上访问题基本消除。

鳄鱼龟养殖技术_网易新闻张谦养殖鳄鱼龟_阳泉新闻网鳄鱼龟养殖/

其次,村容村貌有待改善——大陈庄村垃圾常年堆积,恶臭味重,苍蝇遍地,道路杂草丛生,村民生活环境十分恶劣。

为此,他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集中垃圾清理,清除杂草,种植1000多株灌木,并利用广播对村民进行良好卫生习惯的教育。

2019年夏天,信阳遭遇百年一遇的干旱。 他带领两个村委会干部日夜协调群众打水井抗旱,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农作物生产损失,减少了农民的经济损失。 那年夏天,村里的电力基础设施很落后。 用电高峰时,空调无法运行,断路器每10分钟跳闸一次。 王少军向电力部门寻求支持,升级电力设施,解决村民用电问题。

其中最困难的是危房的拆除和改造。 “大雨过后,有些危房可能会倒塌,对住在里面的人来说会很危险。但有些村民认为,落叶归根,尤其是在外打工的人,他们觉得老房子就是他们的根,所以他们不愿意拆除它。”

‍根据国家政策,为了村民的安全,对于墙壁出现较大裂缝、雨后漏水的房屋,必须按照当时的扶贫住房安全政策进行拆除。 “有一家人说,家里的棺材都在里面。 我们绝对不会允许它被拆除。”

王少军很有耐心,想了各种办法,一次去两次、三四次。 他还找了隔壁村的村支书亲戚一起做事,最终把两栋危房拆掉了。 ‍

在王少军的蓝图中,下一步是充分利用土地,进村开展农业合作项目,吸引想返乡创业的年轻人,完善种植技术和市场,开展“订单化”蔬菜种植合作。

在张桃乡党委书记李华看来,王少军的工作值得称赞。 在王少军在相关政策、技术、资金等方面耐心细致的支持下,返乡创业的年轻人将享受到更多红利、更多实惠。 我愿意留在家乡。 “说实话,我们应该吸引更多90后的年轻人,新鲜血液。‍”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

记者 张晶晶/文 赵沫波/图

编辑杨阳

王兵校对

评论田震

作者 admin